关于我们

关于我们

“所谓大学者,

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

有大师之谓也”

这是中国近代教育家梅贻琦先生

1931年12月3日

就任清华大学校长时所言。

这句话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,

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如今来看,

依旧振聋发聩。

梅贻琦(1889年 – 1962年)

彼时,

五四新文化运动已过去十二载,

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还不足百天。

思潮涌动、国家危亡的年代,

诞生了一大批享誉中外的学术大师,

他们用游动于笔尖的思绪重塑了几代中国人。

五四运动

九一八事变

1949年10月1日,

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宣告:

“我们的民族

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欺侮的民族了,

我们已经站起来了”。

新中国成立

但说出这句话直到1966年,

才真正的底气十足。

中国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

这背后既有中共领导集体的气魄和远见卓识,

更有钱学森、邓稼先、王淦昌、

郭永怀、钱三强等一大批学者的无私奉献。

在他们心里,

国为重,家为轻,

科学最重,名利最轻。

时代之使命铸就时代之学者。

今日之中国,

其行进也迅疾,其承载也厚重。

中国学者再一次被寄予厚望与重托,

这个群体始终与国家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他们时刻践行着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

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

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寄语知识分子:

“天下为公、担当道义,

是广大知识分子应有的情怀”。

晚清王国维曾言:

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

必经过三种之境界:

“昨夜西风凋碧树。

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

此第一境也;

 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

为伊消得人憔悴”

此第二境也;

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

蓦然回首,

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

此第三境也。

国学大师这满满的意境道出治学的奥义:

明确目标、不懈努力、豁然贯通。

而今之学者,

往往困顿于第二境。

但“消得人憔悴”的原因不是学术科研,

而是诸多的行政事务。

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

学者的精力更应该聚焦到核心事业。

“让科研人员不再为杂事琐事分心劳神”,

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如是说。

但基于高校科研院所现有的管理模式,

中国学者真正“解放”似乎还为时尚早。

时代学者主要创始人曾任职于上海交通大学,

长期从事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,

对学者所处的局面深有感触,

尤其了解学术团队在人才招聘方面

周期长、效率低、选人难。

正因如此,

时代学者立志开展

以学术人力资源招聘为主的周边服务,

帮助中国学者组建优质学术团队,

帮助中国学术机构招募全球优秀学者。

未来,

我们希望能够延伸到更多领域,

提供多角度、高品质服务。

在骤变的时代,

让中国学者的情怀落地和境界提升

能够稍微轻松一点儿。